名字是Echo_
——过气写手,偶尔画画。
推仁兔,零北P,零北营销中,all北不逆。

The postman【レオ司

レオ司 OOC
*是架空,有年齡操作 司的英語被我吃了 
*姑且算是一本正經地在搞笑 
 

「To 合瑾」 
 
有先人曾雲: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滅亡——朱櫻司是決不願意成為後者被滅亡的。於是在這樣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在敲門聲如約清脆地響起時他一個箭步衝上前去開了門,擺正了嚴肅而憤慨的表情攥緊了手裡那份昨天的報紙,氣沉丹田開口中氣十足: 
雖說都是paper之屬但是月永先生這是newspaper啊您怎麼可以在這上面亂塗亂畫呢?這是很沒有職業道德的做法欸!他舉起手裡的報紙,對著門口站著的那位指了指被用記號筆畫滿五線譜的那一版,可謂痛...

遇[レオ司

レオ司 
一個我也不知道該算什麼的趴羅

悄悄说这是给可爱的阿楚天使的点文W

 朱櫻家早先是貴族,但現在要加上一個「沒落」的前綴。
 家主到了這一代英年早逝,只留了幼年喪母的獨子朱櫻司孤零零在這世上自生自滅。自此朱櫻司借一手漂亮的字謀了份抄書的工作沒日沒夜地趕,滿以為自己會守著這空落落的宅院、守著後院他終歸捨不得的那樹櫻花就這樣勉強度日。
 然而事與願違,他平淡無味的生活在初春的一個深夜宣告終結。若能從頭再來,他一定不會在那一天熬夜趕工,更不會因門外的響動停筆開門——那扇紙糊的門隔開的全然是兩種不同的光景,暗示著他的人生也將往截然不同的方向延續。借著夜裡朦朧的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