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是Echo_
——过气写手,偶尔画画。
推仁兔,零北P,零北营销中,all北不逆。

答案[凜泉

凛泉 架空 ooc

「To 阿楚」

濑名泉一摸衣兜心里一惊——坏了,手机怎么的给刚才那一下在人群里挤没了。正愁着该要怎么去找就听见背后一个声音拉长了喊,你手机掉了。他心怀感激地转身去接,看清了一路追过来的那人脸颜手却极不自然地停在半空中。
——黑头发,红眼睛,一脸困倦的表情,写满了都是朔间凛月四个大字。

濑名泉设想过一百种和朔间凛月再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但怎么的也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么一出。后者相对来说似乎镇定得多,看到他一脸仿佛想要人生重来的表情反而是扬起嘴角,却也说不上这浅浅的笑是为了什么。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呐。明明是同样的一句话,朔间凛月说来显然要比濑名泉自在,四五年前的交情...

Dessert【凛泉

just一个脑洞
凛泉 半个架空 OOC上天注意

作为一个靠脸吃饭的模特在大街上会被人认出来实属正常,但路上突然杀出来一个人拽着你狂奔两站路逃出包围圈这种事却很很少见——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勇士难见更何况本就数量有限。
综上所述濑名泉觉得今天这是要下红雨了——这位搭救他的好心人他根本就不认识。
“啊……要死了。”那个人停下脚步抹了把汗,濑名泉一时也缓不过来气便借着这个机会打量了一下身边的那位:黑头发红眼睛惨白如吸血鬼,这个设定似曾相识。
“诶……我脸上有东西吗你一直盯着我。”也许是眼神习惯性地放得尖锐,他这个小动作很快就被发现了。但那人懒洋洋的似乎也没有要计较的意思。
“你脸上没东西,我就觉得你这张...